中美班: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,我们可以做什么?
作者: Arlene Richards / 171次阅读 时间: 2018年5月14日
标签: 中美班
www.dianecostigan.com心理学空间网

中美班: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,我们可以做什么?心理学空间V ~,su'u/~/?n
时间:周五 2018-04-27  10:30-12:15心理学空间;B'C'Q g ~G
主题:忧郁与修复心理学空间ss!n*]q@O#t9{
演讲:Arlene Richards  教育学博士,临床心理学家
V7aMZ p"s0心理学空间-|g+{V+yO!~

心理学空间Q&n)M,b8b`v jQ

美方教师代表:我跟武汉市心理医院的团队在一起工作,我们在一个小组里相处了好几年。缪医生是团队的一员,我就能了解到缪医生是什么样的人。他是那么的温和,那么的善良,那么爱他的同事也爱我们。除了工作以外,缪博士还经常带着我们参观美丽的江河湖泊,还有武汉的博物馆,也带我们享受美食。心理学空间0g,{ I~N*K o4}

A1Vp8C"Fd`~ E0上一次中美班结束的时候,缪博士代表医院带我们去了云南丽江,我们在一起有非常非常难忘的旅程。在经历了这些亲密的私人接触后,我更加了解到他是什么样的人。他是那么样的绅士,那么样的宽容,那么样的照顾人,那么的善解人意,也尊重我们的界限。

5C3l*B7d0sR1h0心理学空间F a ?J$h])S

回想起这些经历,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失去了他。我们失去了一个人,他也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,影响我们的生活。

$C'd"b/VO[Q0

;xNr:FE0Y!["TU0我对他的家庭表示哀悼。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痛,并和你们在一起。

8k4w d C9k0

?gJ(E8J o0主持人童俊:我们昨天看的电影里,女主人公Tina死掉了。她外孙女在影片最后说,如果我保有外婆的喷条,一个切洋葱的工具,她就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如果我们做了我们喜欢的事,就是心理治疗,他也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心理学空间MrS0~RqT-Q

Old soldiers never die , they just fade away.心理学空间i;N#j#I/YK
老兵永不死,只是渐凋零。
心理学空间6Ab'Cj/z3n6j0N F

 心理学空间 C;{?9R"q1mG%Yp X8n

心理学空间I0Y R X w

Arlene Richards演讲

)x&R3u|R0心理学空间"i2hZ&os6U"u%p

感谢童教授的安排,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纪念缪医生。他除了是一个很好的人之外,还是非常有上进心的学者和思想家。心理学空间"\p yi?;zPz8J-R

心理学空间g;?1n J.B^:v2^&U1d

我这篇文章是因为纪念他而写的,名字叫《忧郁与修复》。心理学空间 EFr:| V.g

'}8OlZO1V9~0这首诗来自于一位越南诗人。如东方的很多诗歌一样,它非常简洁。它描述的是“每一个你爱的人,在死在这个城里面之前,都拒绝死在这里。”

I._1X4tK'e0

h5v Q+O6t0它讲的是,每一个社会中的人都拒绝死亡。即便是离去的最后一刻,也是拒绝的。心理学空间6Gz$s2ISd/y

心理学空间)z1HOnnr7p/n

有一位与我们非常亲近的同事,在上次培训和这次培训间离我们而去了,我们称他为缪医生。

?4T B8m(I*W}0心理学空间"yRY3P F2CHt;Z

他去的很快。明确的是,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和对病人的责任,他默默努力。逼迫自己做得更多,学得更多,干得更多。他的离世影响了认识他的每一个人。起初是震惊,因为他英年早逝,愤怒送去的那个医院没能挽救他。

dV;B.UB3r;S1yT0

1k\J/Kg;{ Mwu_0每一个思念的人都失去了和他继续维持关系的机会,如何处理这些,如何将“自己”的内心世界转变成一个“他已经不在”的内心世界,如何使我们的生活重回正轨?

*H3k/c4Hm|!f0

K0\1jf&Z3],C Y'{0每一种丧失都会开辟一个伤口,这个伤口让我想到多年前我的一位病人。

`e0i'W/U5I#jeV_0

*Tn9U8N!`4rH$l0这个病人因为初期人格障碍来看我。他妈妈把他带离治疗几个月后,他被谋杀了,被另外一个小伙伴用棒球棒击中头部死亡。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,我非常悲伤,也很愤怒。心理学空间9me$AGi [-K9G

心理学空间u/X[Z%b6y w

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,当我从报纸上得知他的死讯时,已经太迟了。

pk a9o,\Y]0心理学空间&GT)LT%G n4[#s{.P

多年以后,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女儿。他女儿18岁时自杀了。他决定写一本书来纪念他的女儿,叫《哀悼中的治疗师》。这本书由两位治疗师共同著作,他们邀请我也写一章,我写了这个小病人。他对这本书的介绍,以及书中所描述的体验,就是他哀悼的过程。心理学空间Ge-axM1zt9B0^

FINfKgvs*O^%J0在《抑郁与哀伤》中,弗洛伊德提到哀悼就是放下逝去的人。

XX5C5OU3g0

{8E3Jx/RY }0这两位作者认为,弗洛伊德所提到的只是哀悼工作的一半。前一半是让我们的内在知道,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永远见不到这个人了;后一半是保存这部分记忆,让逝去的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

;y;Kx*iPs,` |9d0

9cAu4CP9b0我们想一直爱着那个离去的人,就必须让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间。

yx!_$B|rW0

~:d6F%P5v f Q0未能哀悼我的小病人,使我失去了喜爱儿童治疗的大部分自我,我从那时就完全终止了跟儿童的工作。心理学空间(iZ?q.x#xin

心理学空间;t4ClauNQ

通过写这个小病人的故事,我又获得了能力。我写出这个故事而不给其他人看,或许能完成一些哀悼,但哀悼非常重要的部分是,与哀悼者一起分享与亡故者的记忆,就如同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分享缪医生的故事。

,xTj&^/JBUyp%`p0心理学空间W a;}-lY^R0K [8s

每个故事都会帮我们铭记哀悼者。

XrokY^0心理学空间1pb1G;R5R

我非常清楚记得,跟缪医生的一个对话。他问我你有孩子吗?他做什么的?你也会像中国父母一样给孩子买房子吗?我说我有孩子,其中一个孩子是律师,他在政府工作。因为在政府工作收入不高,所以我会在经济上帮助他。

Xca\Q)C~,~0

6d:yV6h6h+|k0缪医生听见这个回复就哈哈大笑,说这个做法跟中国父母完全相反。

%{r/u1lu?9@ _s0心理学空间 }/EO&L8O

缪医生不停地笑,我现在知道他的笑点在哪儿了。相反的地方是在于,国内在政府工作的人平常收入是更高的,这跟国外相反。

k@@A D o2A^%E(F0

M c#? O;?SEPo0我们的谈论就是了解彼此背后的文化。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真实记忆。

'L4i?#o*Q6R b { p0

'b0^*G-`}h0精神分析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哀悼的方式。我们知道,Anna·O是弗洛伊德第一个个案。当她开始生病就是在哀悼父亲。

R_.~ NXN } W0

1@deSyh"S0她在父亲生病期间,忽然一下子充满活力,目的是为了日夜照顾父亲,在他需要时随时都在。

l/AXx*V7l}1C0

yD.g4gL%^0这样子过了几个月,她病倒了。布洛伊尔写了这个案例报告,他发现,她经历的创伤即失去她的父亲,使得她在工作中的好转迹象被打断。

F"{#f&ii$A"u0心理学空间8@ m9` K/Qn

当布洛伊尔医生通过按摩的形式,试图帮助她缓解这种焦虑时,Anna·O对布洛伊尔说我需要对你说一些事情,她就不停地讲自己的记忆。

0T0t:` b0a)sg0

E3u R(A:R&P@ yy\0布洛伊尔明确说过,精神分析不是他的一个发明。他发现Anna·O有变化时,感到非常惊讶;当Anna·O不再表达时,他同样感到非常惊讶。

@rP3z7po0心理学空间'jKY1d;vU.av

换句话说,是Anna·O自己发明了精神分析疗愈自己。

M!x }(iq0心理学空间E!T)z^!^)}bO

布洛伊尔和弗洛伊德都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个案中,最终是弗洛伊德发现自我疗愈的模式是谈话疗法。

w'O2`!Wl!F$D0

v.T SN s(]#Dz0《哀悼中的治疗师》这本书的两个作者认为,对去世亲人的记忆是重构哀悼者生命故事的基础。继续自己的生活不仅需要保留这样的记忆,也需要正视对丧失客体的矛盾心理。

:z5[7L&DSeAK0心理学空间dsKY&ge,X!d

除了保留珍贵记忆之外,我们对逝者也要表达由于被抛弃而产生的愤怒。心理学空间&m9tF v(y|BW6H

f:^2x3q%np0死去的人,如果是自杀,那我们对这个人的矛盾心理会特别尖锐;如果是因为疾病或年老离世,情况会有所不同。因为他并不是有意离开我们,而是努力活着,试图与爱他的人在一起。心理学空间_f]&[S

心理学空间:W6Z-{,T-~$u5?2T7\ k

当一个人是自杀的时候,哀悼变得复杂。自杀者有意离开,排斥生命,拒绝哀悼者的爱。

un/C9b Au|0心理学空间"DYa {$`b uX]

哀悼者发现自己被侵蚀,好像去世的人不在乎给自己带来痛苦,他所做的事情也没有看起来那般有爱。这个想法与爱的感受相冲突,使得哀悼者乱作一团。心理学空间2L7L!?:mg [F

Z}TU%@g wA,f0很多情况下,如果家人自杀死亡,那他的亲人,比如伴侣或者是子女,更容易有自杀风险。心理学空间nO"W)H(\ BB+f

is,i1k(V0我有一个病人,父亲在他刚学会走路的时候自杀了。

%e*p4z"p$D*Xx1a$R0心理学空间#wx2N#nN7n

他一直被隐瞒着这个消息,直到青春期才知道。他的兄弟姐妹对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惊讶,因为他们都知道,并且也谈论过这件事情。心理学空间hPE)[te

J Y%iG\|0他的父亲在股票市场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,家人认为他自杀是因为无法忍受耻辱。

%AE t|&q#]J0

R2B o3X:`"F]+U0这个病人则认为,父亲是遭遇了抢劫,为了保护钱被杀害的。他把父亲想象成一个英雄人物。

`+M @-x2|A`4U0

"x+Mu W;F0不幸的是,他妈妈变得情绪低落,在病人童年期和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患有忧郁症,不停地吸烟、酗酒而且总是暴躁易怒。心理学空间7s4\]%@ Qhr E

心理学空间$X*y#f:G%r#D:C"Y

她在病人上大学的时候,割开自己的静脉坐在热水浴缸里死去了。

BB(Ll;fN!P!HA&F0心理学空间ovWO8M4YE1c0G

现在轮到这个病人忧郁了,他用几种危及生命的行为方式进行对抗。他参军自愿参加战斗不断伤害自己。心理学空间Q'X#Y,P/iJv

@:a?w {5c{*y0在接受了几年支持性治疗后,他能够承受精神分析的强度,以亲社会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愤怒。比如,支持女权的看法,参加这些社会组织。心理学空间+ud Ub7K t

Qhz+o8kV\0我极力了解他并使他能够讲述,多年来,他看着母亲慢性自杀是多么糟糕。割腕流血是可怕,但是确是一种解脱。心理学空间] I'p%{/{+P;Oy/ad

心理学空间7jS%PL$su9c,lqV%E

他摆脱了焦虑和恐惧,但是抑郁诞生了。

)d Vx;X){M:k$Lj0

7G(xZ7V C5{&k0退役后,他成为餐厅、酒吧、办公室和剧院禁烟的倡导者。他带着那些吸烟的人去看戴呼吸机、氧气管和住院病人,他加入了一些倡导团体,最终也成为这些团体的领导者。心理学空间D)PJ Wq I6\4P

_aTs,aN;\p7]4}0在母亲在世时,他没能够为她哀伤,也没能够保护这个养育者。他为此深感内疚,从而不让自己生母亲的气,他被这样矛盾的愤怒所淹没。

Ny;q4uB_1p0

2F ?r1N\O M;?0在治疗中,我们谈论他是如何让我成为他危险行为的观察者,就如同他母亲让他做的事情一样。我明白,他必须要展示给我看,我也是最先把事情说出来的人。

.`[3mH1|,~0g;_m0心理学空间_Z(j#KS~v

他当时非常想救妈妈。不管是让妈妈不要去吸烟、不要去酗酒或者是不要有自杀行为,他只是把这个过程变慢了。

4|3F@ _&[t&x,l0心理学空间&K-d M.} \#[f

他所能做的事情,就是使用憎恨妈妈吸烟、喝酒这样的情绪,然后让母亲的死亡过程减缓。心理学空间4aFMB3X"wH4N

心理学空间(g`0[h:Ug9[ MDDs

他憎恨吸烟,将愤怒转向一些有帮助的激愤,帮助更多人避免死于吸烟。

5?"XJ4|e0J.h db C0心理学空间!X D1f6dQ%Q~#U

这是他无法拯救母亲的一种激愤,是由于对妈妈的哀悼所释放出来的,并且是创造性的。

~6U4e@c+z1b%D0心理学空间:G,^O*Q5[S#d(N

他有能量取代无力感。他从儿时到青春期所保有的那些拯救者形象或强大父亲形象,使得他能够在后面的岁月里战胜这些困难。

8j3qb$a+B0Td9q9a0心理学空间 v,|"r5?-Y

我谈论他的故事,使他有能力跟所帮助的人进行交谈,也使他有勇气请愿做一些法律变革。

pA,`&z3cH` E0

"ly8g!Qr"M0哀悼的目的是使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能够面对愤怒。我们表达愤怒并且将其合理化,有助于我们减少羞愧。

W'h3|r.Fr,`3CN0

v]8Ixi-['B*X%}0讲述和创建故事是犹太人的一个仪式。当犹太人丧失亲人时,他们会花整个星期的时间待在家里,与彼此进行谈话或与来拜访的人进行谈话,这是他们对待死亡的一个仪式。

^%p,x ]z {u~(O0心理学空间4A:@8Pir~0i

通过这样的仪式,Anna·O得知,谈话具有疗愈效果。

`T ? ShY*a0心理学空间:aV7X+Uy I,[l}

我的报告就到这里。
V;?W4wl n0

k8Z"Sl M$_j7~+n9s0
心理学空间,y:cyXu1b

提问环节心理学空间 v\YZV3p#_Y

*r?!uzI6b4A${4d0问:我的亲属患了癌症,尽管术后恢复很好,但整个家庭时刻笼罩在死亡恐惧中。得了癌症的妈妈跟孩子说,你们不要担心我,但孩子却想要照顾她。我的问题是,作为亲属,我们可以做什么呢?

an/_t~ X6r%]0心理学空间6eR:KT1m7a-{J

答:如果他们不能谈论病人的情况,不能谈论遭受疾病的病人有多痛苦,也不能谈论丧失这个病人后有多痛苦,那他们会有一些行动,这个行为可能更具破坏性。心理学空间@/Y$|x6BH

6egu:]%{(T:D\n)Z0我们能做的事情,第一个是说出来,第二个是去谈论,跟其他人分享痛苦的感受。

;G1yG)AA^(~ G0

bnI f;TWcFQ0如果和其他人没办法谈论这部分感受,那她可能就要去见咨询师。心理学空间!Gy.R8dGgA

心理学空间(WH!o {In}

相比找咨询师,与亲人谈论是个既省时又省钱的方式。心理学空间(lWi m1V$U3d
心理学空间rN/I0S$j r(D b
心理学空间 ^9d8Oo tV
心理学空间 c9^ Z qr$R.A

心理学空间/v/V5_Tln/ao

问:我有一个男性病人,在青春期跟父亲关系很冲突。他目睹父亲在自己眼前离世,一周年祭时惊恐发作,频率越来越高。心理学空间*ENS{0}QG6c

o%UYVM"r0他沉浸在对自己的症状或者身体的关注上,我们工作很困难。我的问题是,如何理解病人的症状,以及如何完成修复?心理学空间 Qy8dtUI h9qP~n

3m)tQ5e9za s0答:我可能会以一种比较疯狂的方式去跟他谈。我会告诉他,你好像在用你的症状跟你的父亲保持联系,你怎么样看?

oTX9tV,m:|Z*q0心理学空间uz{Q+t'IgX

我说疯狂的原因是,要让病人知道,他有拒绝你这样想法的自由。心理学空间~}~N_$?Y

"G_E slK0我有回答到你的问题吗?心理学空间'D1bM4Gee

Mv~7|Bkw+\Re0继续问:他起初认为是鬼上身。后来慢慢接受,他在用这种方式纪念父亲,跟父亲亲近。在我诠释的那一刻,他很抗拒。心理学空间5OH},@v.\F

;}/uQ uN%i7pwa0继续答:即便他拒绝这个想法,也在利用这个想法。心理学空间j#z$An[Q8B

&s3Urq]4^uf0在治疗中,我们要允许病人拒绝你提出的任何一种想法。他实际上可能听进去了,也可能对行为方式有一些影响,或者改变了自己的某些想法。心理学空间?]Il6~M2xE_P

MzC%P6m1e_0就是你不必跟病人说你是对的,你要允许病人质疑你。
dMlba0心理学空间[TkjR7y-P&g7V y
心理学空间/g{&wL9m!nj!n3f
心理学空间uZ zH"S6~v z3N

G ?jo:j9t_:E-Vk0问:我有一个37岁的男性病人,惊恐发作。他父亲是政府官员,很胖,喝酒特别厉害。他总担心父亲死掉,也担心母亲死掉。如果父亲活到70岁,他就觉得非常好了。面对这样的病人,怎么进行工作?心理学空间:T J(D9_6Wu,f

4U1b/Da9bB0答:他的父母或许可以活到70岁。他如此害怕失去父亲,有两方面原因。一方面是他非常依赖父母,觉得没有父母活不了;另一个方面是他对父母有愤怒,希望亲手杀掉他们。心理学空间2qAc$H xrV

)Ia;QJi}\0最糟糕的情况是,这两种情况都有。就是非常依赖他们,又足以杀掉他们。心理学空间Oj8t P"KdT

心理学空间2HzE,y_4Wmz

你把这两点讲给他,让他感受到有人在理解他、帮助他,他不是孤单的。心理学空间.q*Ho2n4JR

^W _J*z'O _0
%hk q+C6p@Z~\6u;O0

`#p xNR}2Qt0

&Z)m2lD{ ?i0问:我有一个同行,是48岁的女性,父亲去世了25年。这25年中,每当有机会表达,她就表现出歇斯底里、哭天抢地的状态。

?]%q.I1_0心理学空间z*O{9[9wq

我想问,她不断表达是不是一种内在否认?对于这种来访者,如何进行工作?心理学空间*y4Cv-d(}Kf1E

心理学空间XF/}2K^i2X6V2S

答:第一要跟她谈论她的爸爸;第二要跟同样想念她爸爸的人去谈论这个事情,让她能够表达自己的情绪,这样情绪才可以被正常化、合理化。心理学空间7Ar$n/z x

\L8H.z%AH:v] Q"Xx0要小心,对于完全不想接受的人,不要跟她进行讨论。你说任何事情,做任何的解释都没有用。
/t|AX/chO%D*si0
Q TUPS(N0
"jM(uG"k C,Q0

,i#h7T z Atj0心理学空间Z.f[R_9V9M&O

问:我知道,农村有些哀悼仪式是逢年过节不停进行。说白了,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。如果哀悼结束不了,我们该怎么理解它?怎么应对?心理学空间Gc"[nr/j A

心理学空间 C_6]7Oq~.|$OO

第二个是关于Anna·O。她最后成为“德国社工之母”,这是让我非常意外的结局。我想问,这个和讲述与叙事有什么样的关系?

Y zy*Eo8N FD$o0

A"w-La G0答:实际上,哀悼的过程永远不会结束。心理学空间4N+Lg3f$_#q-? K

.V*X1|a:tj/y0丧失是双重的。首先,我们失去了这个实体,这个人确实不在了;其次,我们也丧失了和这个人产生联结的那部分自我。比如,当一个妻子失去丈夫,她就失去了妻子的身份。

pp XDj9A:D5P"vU(C0心理学空间Y7}yC4ECPD8u8~3W5{0a

Anna·O说,自己疗愈的方式是表达。心理学空间Al_E(@cgH:pl

心理学空间5y&aV*J/S)W$J

这个想法非常强大。弗洛伊德花了一生时间探索她所说的这句话,实际上,这个表达就是谈话疗法,或者精神分析。心理学空间ToR q$FDZ

b6}G0maa0她有能力让自己觉得有趣,获得乐趣是有帮助的。

C zt*j v t9J0心理学空间e`_;h3Z3?

最重要的是,她能够亲近一些人,能够进行表达,这帮助她与其他人建立联结,进而代替丧失的那部分联结。

kcQ2Af+~0x!G p1D0心理学空间o^T'yL

我们所做的事情,就是帮助病人表达自己的感受。让她知道,她在表达感受时并不是孤单的,有人在跟她一起去见证这个过程,这就是哀悼。
F6p,}&D)CF5c0
A|y$e3f&k0心理学空间+~%hJG yI1Y

&_arF7R0心理学空间3_1r#hQiY%L-`

问:我有一位女性来访者,谈到家里老人去世时,忽然想到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。就是她在没有做好结婚准备时,堕胎了一次。心理学空间 \P)}K#d*NK `

e _%i+i)nu'B0eC0这让她泛起深深的悔恨。这种感受很痛苦,但她又拒绝谈论。我们在这个地方卡住了很久。我想问,这种情况怎么继续?心理学空间n |0g R w| K

&]:p&c E b0答:对于堕胎的女性来讲,这是非常常见的反应,即不能接受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。心理学空间$Hy%BT$a2Q-}r

t.}'@p ?8s0跟她们谈论的时候,我们可以说这只是胚胎,并不是你的孩子。

+n"w&U6@4TAJ#]9r|0R^0心理学空间7m(O8I^d+g-?%H

胚胎未来会发展成一个孩子,就像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。但种子不是大树,这个胚胎也不是你的孩子。心理学空间}2O)_(aPtT8b q7k

W^y"wj5g*e(O0当这个老人离世的时候,激活或者唤醒了她对于自己孩子的原初内疚。

v:Q$e#V]1ory6N0心理学空间lsS#LH5lm

对死去的人感到愤怒,是因为他们唤醒了我们原初的内疚,给我们带来很多痛苦。心理学空间%Ml}*_V8~4h7c5M YwG

6oj'S;r~JZ]bc$L0心理学空间x2u8`VDE X A X

)bv1in8Y0心理学空间9m%^t0}.a+mi

问:因为计划生育,堕胎在中国是普遍的问题。这是中国女性的一个集体伤,或者文化创伤。作为一个女人,我们能做些什么?

KdYb*Gfp}5N0心理学空间*\bd\:mZ[5M

答:可以做三种事情。第一谈论这件事情,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;第二在代际间去讨论,让这个消息一直传递下去;第三是珍视现在的女孩儿,让她们成为很强大的女人。心理学空间ki3TQG-gx8M$w

Lo;W)JN2W?+i0l.n0心理学空间`_v&r(DS7}

YJ i\ZJ$NG0心理学空间6yV9~;{\8r uH

问:阿琳老师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人,我很想知道怎么能如此强大?心理学空间 w#J+x;P9? sT

心理学空间0P8q)W5Y&l&f?%bW#r

答:总结来说有两方面。心理学空间d^}/n EW;q1y

心理学空间,b5g3nf/`t)eA

第一,我们要被珍视,就是当你来到这个世界时,感受到是被欢迎、被期待的。心理学空间3UFU1h z.|M

ePz5A6r y0第二,对于孩子的成长历程,不要给予过多保护。让她可以走出去,去尽情玩耍,去跟其他人竞争,然后变得足够强大。

X*\(s0Q$T o0心理学空间&c;Olf} y

今天提到的三个案例,我们可以看出相似的情况。就是其中一人死亡,周围世界变得糟糕。

8Z+B{5\ T-\-Q}0心理学空间G8~8C"m4[v-E"u

我在中国也发现这样的情况。一个人跟其他人表达,其他人跟更多的人表达,然后个体会被群体产生的情绪所影响,这是中国的一种模式。

:CW3q&W n0

G+I1o^J9qK0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,就是以演讲的方式纪念缪医生。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,我们都在表达,都在哀悼。

2|3Qz&T(J.j-g0www.dianecostigan.com心理学空间网
TAG: 中美班
«中美班晨间演讲|Carla Leone:现代自体心理学下的夫妻治疗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
《精神分析实操技能》
中美班晚间演讲《21世纪的合作、区域性公共产品及可持续发展》Louis W. Goodman»
延伸阅读· · · · · ·

澳门巴黎人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