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美班: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,我们可以做什么?
作者: Arlene Richards / 390次阅读 时间: 2018年5月14日
标签: 中美班
www.dianecostigan.com心理学空间网

中美班:当遭遇治疗师意外死亡,我们可以做什么?
0X;cT8Ex/L0时间:周五 2018-04-27  10:30-12:15心理学空间gb1Pl)]u%c'}Nd%i
主题:忧郁与修复
Eh+w;s7Q0演讲:Arlene Richards  教育学博士,临床心理学家
8kwV T H ty/A0

z X$P+E9?~/{xx0PG0心理学空间"w%W9CY!T!@ g5I

美方教师代表:我跟武汉市心理医院的团队在一起工作,我们在一个小组里相处了好几年。缪医生是团队的一员,我就能了解到缪医生是什么样的人。他是那么的温和,那么的善良,那么爱他的同事也爱我们。除了工作以外,缪博士还经常带着我们参观美丽的江河湖泊,还有武汉的博物馆,也带我们享受美食。心理学空间6il}#Mcdv+Y

心理学空间5|2_s HW y1_V

上一次中美班结束的时候,缪博士代表医院带我们去了云南丽江,我们在一起有非常非常难忘的旅程。在经历了这些亲密的私人接触后,我更加了解到他是什么样的人。他是那么样的绅士,那么样的宽容,那么样的照顾人,那么的善解人意,也尊重我们的界限。心理学空间u9h:n1cI I6LN"L

心理学空间9UeX`}_w

回想起这些经历,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失去了他。我们失去了一个人,他也可以永远活在我们心中,影响我们的生活。心理学空间![2{|;}AL4m

5U/O(Bg'D3o0我对他的家庭表示哀悼。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的痛,并和你们在一起。

H.ml L6tJ%o2s`0心理学空间0^r2hS J7r N _.fT7\k

主持人童俊:我们昨天看的电影里,女主人公Tina死掉了。她外孙女在影片最后说,如果我保有外婆的喷条,一个切洋葱的工具,她就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如果我们做了我们喜欢的事,就是心理治疗,他也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心理学空间w&z]-^%GnS]ZI

Old soldiers never die , they just fade away.
#z kk)M3mq.\D0老兵永不死,只是渐凋零。

/nt:m+ci |0 

} Ko%d-B0

-Q1b n.vUA0}P0Arlene Richards演讲

!Qz:a{.f/wD0心理学空间Dk*H bZM

感谢童教授的安排,让我们有一个机会纪念缪医生。他除了是一个很好的人之外,还是非常有上进心的学者和思想家。心理学空间1{ {2{1l+~#rV}

心理学空间7a St1D2Y5C

我这篇文章是因为纪念他而写的,名字叫《忧郁与修复》。心理学空间1pl'aC_$G

%by7m$?&^Ts;h9@0这首诗来自于一位越南诗人。如东方的很多诗歌一样,它非常简洁。它描述的是“每一个你爱的人,在死在这个城里面之前,都拒绝死在这里。”心理学空间9CfMe&dM`

心理学空间w u)@ax

它讲的是,每一个社会中的人都拒绝死亡。即便是离去的最后一刻,也是拒绝的。心理学空间 ^ NhA)ex.V

心理学空间x)R1w-WKhn

有一位与我们非常亲近的同事,在上次培训和这次培训间离我们而去了,我们称他为缪医生。

DC'uo!|d,_0心理学空间4E0IAx\Q4p/vH

他去的很快。明确的是,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和对病人的责任,他默默努力。逼迫自己做得更多,学得更多,干得更多。他的离世影响了认识他的每一个人。起初是震惊,因为他英年早逝,愤怒送去的那个医院没能挽救他。心理学空间+DY Ze4r h2C.l

m!nK.rb.o0每一个思念的人都失去了和他继续维持关系的机会,如何处理这些,如何将“自己”的内心世界转变成一个“他已经不在”的内心世界,如何使我们的生活重回正轨?心理学空间k@_li

心理学空间|br7H.s;JR

每一种丧失都会开辟一个伤口,这个伤口让我想到多年前我的一位病人。心理学空间/Sxb_}TH)O _[

心理学空间*Wby~!~+ZW%Ux/a

这个病人因为初期人格障碍来看我。他妈妈把他带离治疗几个月后,他被谋杀了,被另外一个小伙伴用棒球棒击中头部死亡。当我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,我非常悲伤,也很愤怒。心理学空间'K(u"jYHD

心理学空间[7`%A*R'J

我没能参加他的葬礼,当我从报纸上得知他的死讯时,已经太迟了。

P`b8DCs.B,l0心理学空间;`ClG%?v^%t

多年以后,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女儿。他女儿18岁时自杀了。他决定写一本书来纪念他的女儿,叫《哀悼中的治疗师》。这本书由两位治疗师共同著作,他们邀请我也写一章,我写了这个小病人。他对这本书的介绍,以及书中所描述的体验,就是他哀悼的过程。

7h(u jv3STA,r0心理学空间0D$jS-C2gz4W1w2e!RI

在《抑郁与哀伤》中,弗洛伊德提到哀悼就是放下逝去的人。

IY m4X'h \3[:ZV4J k8_0心理学空间6h'|~@"{+I J(f8t

这两位作者认为,弗洛伊德所提到的只是哀悼工作的一半。前一半是让我们的内在知道,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永远见不到这个人了;后一半是保存这部分记忆,让逝去的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心理学空间 R(U?W;Ti }.~L

qM7L~'?0我们想一直爱着那个离去的人,就必须让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间。心理学空间+F L!S m V"u$f?u0Ub3Z}

ORr*fXu&Z0未能哀悼我的小病人,使我失去了喜爱儿童治疗的大部分自我,我从那时就完全终止了跟儿童的工作。

%T _n]9v9dV Cae)i0

6r`5Qmo1r"z-b0通过写这个小病人的故事,我又获得了能力。我写出这个故事而不给其他人看,或许能完成一些哀悼,但哀悼非常重要的部分是,与哀悼者一起分享与亡故者的记忆,就如同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分享缪医生的故事。

c!}j7ap"P0

r"yX:q.UZ0每个故事都会帮我们铭记哀悼者。心理学空间6vW6^9z*pU8Y^'~

心理学空间8iy8X}m@#g9k5F f

我非常清楚记得,跟缪医生的一个对话。他问我你有孩子吗?他做什么的?你也会像中国父母一样给孩子买房子吗?我说我有孩子,其中一个孩子是律师,他在政府工作。因为在政府工作收入不高,所以我会在经济上帮助他。心理学空间hw,h(L*[-o

心理学空间P h2hl9x;D

缪医生听见这个回复就哈哈大笑,说这个做法跟中国父母完全相反。

)\S4{ xp&u T0心理学空间a3U"^ O-CBG2YcO

缪医生不停地笑,我现在知道他的笑点在哪儿了。相反的地方是在于,国内在政府工作的人平常收入是更高的,这跟国外相反。心理学空间3@ X [I}9c x

心理学空间[o"R$S,KL&P

我们的谈论就是了解彼此背后的文化。这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真实记忆。

]-~/X [0Ge9If3s@0

P1VW-P mc_7H0精神分析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哀悼的方式。我们知道,Anna·O是弗洛伊德第一个个案。当她开始生病就是在哀悼父亲。

.OO#]'yA*|0

Z(fg jN*UqL0她在父亲生病期间,忽然一下子充满活力,目的是为了日夜照顾父亲,在他需要时随时都在。

/U@5^5[;F:R0

1@)} Ydy A3y0x%l0这样子过了几个月,她病倒了。布洛伊尔写了这个案例报告,他发现,她经历的创伤即失去她的父亲,使得她在工作中的好转迹象被打断。心理学空间\!msd1X

w8FB#Qx[ AmQ0当布洛伊尔医生通过按摩的形式,试图帮助她缓解这种焦虑时,Anna·O对布洛伊尔说我需要对你说一些事情,她就不停地讲自己的记忆。心理学空间PJ%c:^!^|;m Nz_

D V6?x;m"B"Zu8at0布洛伊尔明确说过,精神分析不是他的一个发明。他发现Anna·O有变化时,感到非常惊讶;当Anna·O不再表达时,他同样感到非常惊讶。

*c6h&Z m3H0

JX`TH{6^T0换句话说,是Anna·O自己发明了精神分析疗愈自己。

"o-mdw[4L6}0

H&fui7ix0布洛伊尔和弗洛伊德都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个个案中,最终是弗洛伊德发现自我疗愈的模式是谈话疗法。心理学空间t3v`M M}"i)?

vh d*bg+[D0《哀悼中的治疗师》这本书的两个作者认为,对去世亲人的记忆是重构哀悼者生命故事的基础。继续自己的生活不仅需要保留这样的记忆,也需要正视对丧失客体的矛盾心理。

Z)W~9plrM\0心理学空间Q2Dc1tz#V*K

除了保留珍贵记忆之外,我们对逝者也要表达由于被抛弃而产生的愤怒。心理学空间6EmZ[Aib_J

心理学空间!e3~m*W M

死去的人,如果是自杀,那我们对这个人的矛盾心理会特别尖锐;如果是因为疾病或年老离世,情况会有所不同。因为他并不是有意离开我们,而是努力活着,试图与爱他的人在一起。心理学空间,J+Bx,ME7g'@8C#Y

;n:\6m!\v~ }a0当一个人是自杀的时候,哀悼变得复杂。自杀者有意离开,排斥生命,拒绝哀悼者的爱。心理学空间o+rFFy_`u`

心理学空间#e3Y Lt9`r

哀悼者发现自己被侵蚀,好像去世的人不在乎给自己带来痛苦,他所做的事情也没有看起来那般有爱。这个想法与爱的感受相冲突,使得哀悼者乱作一团。

5|q5Y2G#qC#\0心理学空间+[w7B5Epfo,b/I

很多情况下,如果家人自杀死亡,那他的亲人,比如伴侣或者是子女,更容易有自杀风险。

`T7gz#F'gN SSX3y)J5Z0

\;gk0\:r:Ir*m i0我有一个病人,父亲在他刚学会走路的时候自杀了。心理学空间'l1m~K-sR

/x\ sbh^;z0他一直被隐瞒着这个消息,直到青春期才知道。他的兄弟姐妹对他不知道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惊讶,因为他们都知道,并且也谈论过这件事情。心理学空间Y8vEh6n

心理学空间.cp]}}l8i^

他的父亲在股票市场蒙受了巨大经济损失,家人认为他自杀是因为无法忍受耻辱。

HgX9C o?Z z'r0

dc5??/A{0这个病人则认为,父亲是遭遇了抢劫,为了保护钱被杀害的。他把父亲想象成一个英雄人物。心理学空间 b1Yc6kJ*X(N

心理学空间 J{&^VIK:T^

不幸的是,他妈妈变得情绪低落,在病人童年期和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患有忧郁症,不停地吸烟、酗酒而且总是暴躁易怒。

e{ V3i { j*o _&s0

KviU?'d H0她在病人上大学的时候,割开自己的静脉坐在热水浴缸里死去了。

W%`;Y(}/O*f ft't)m3E0

eJ*K8Am"H0现在轮到这个病人忧郁了,他用几种危及生命的行为方式进行对抗。他参军自愿参加战斗不断伤害自己。

\?6s*}pGR$J1Q0心理学空间doh&E9``bW th

在接受了几年支持性治疗后,他能够承受精神分析的强度,以亲社会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愤怒。比如,支持女权的看法,参加这些社会组织。心理学空间;uR S J P3`(z_+O&@

~.p#D6e#I0我极力了解他并使他能够讲述,多年来,他看着母亲慢性自杀是多么糟糕。割腕流血是可怕,但是确是一种解脱。

!fLx r*I8}0心理学空间1CY m9I8y&rm6{

他摆脱了焦虑和恐惧,但是抑郁诞生了。

\f yfq0

1^%q)Y&M:\'N?0退役后,他成为餐厅、酒吧、办公室和剧院禁烟的倡导者。他带着那些吸烟的人去看戴呼吸机、氧气管和住院病人,他加入了一些倡导团体,最终也成为这些团体的领导者。

p)]N @pO2Xw0心理学空间}8X~/w"@ T`0bZ

在母亲在世时,他没能够为她哀伤,也没能够保护这个养育者。他为此深感内疚,从而不让自己生母亲的气,他被这样矛盾的愤怒所淹没。

-W8M:b&]}7}7_0心理学空间2I0V y@R(B Q

在治疗中,我们谈论他是如何让我成为他危险行为的观察者,就如同他母亲让他做的事情一样。我明白,他必须要展示给我看,我也是最先把事情说出来的人。

"Qw1si2~3Smg0x b;Z0

IMiJd0T.l*z6Mp0他当时非常想救妈妈。不管是让妈妈不要去吸烟、不要去酗酒或者是不要有自杀行为,他只是把这个过程变慢了。心理学空间"G!XB?4ZQ~wi.w

心理学空间4p[9T*pZz&lZR t&l4G

他所能做的事情,就是使用憎恨妈妈吸烟、喝酒这样的情绪,然后让母亲的死亡过程减缓。

Cp7]F[6M!vU#yi0心理学空间2g4ow$ob`

他憎恨吸烟,将愤怒转向一些有帮助的激愤,帮助更多人避免死于吸烟。

t'BsZD0心理学空间V5q$nj'_Mi

这是他无法拯救母亲的一种激愤,是由于对妈妈的哀悼所释放出来的,并且是创造性的。

(Ke(Ckt-}8|0

7evVT%A0他有能量取代无力感。他从儿时到青春期所保有的那些拯救者形象或强大父亲形象,使得他能够在后面的岁月里战胜这些困难。

"SDT7m+zb0

C!L+UxY nfc0我谈论他的故事,使他有能力跟所帮助的人进行交谈,也使他有勇气请愿做一些法律变革。

-AV*J4\%U L0心理学空间 L:_ fR!U

哀悼的目的是使团体中的每个人都能够面对愤怒。我们表达愤怒并且将其合理化,有助于我们减少羞愧。心理学空间_t-~5Op{'S8]Y

S1bm4Nn+E/o0讲述和创建故事是犹太人的一个仪式。当犹太人丧失亲人时,他们会花整个星期的时间待在家里,与彼此进行谈话或与来拜访的人进行谈话,这是他们对待死亡的一个仪式。心理学空间Ax s4rz|-Op0MT

心理学空间9L#Y\+eb \:b

通过这样的仪式,Anna·O得知,谈话具有疗愈效果。

Z%a'y5?$}e d }0

G.g@)zq(ri0我的报告就到这里。心理学空间z*rv&l6P,]J

f*v C(L }yQ Po0
心理学空间1m*s1B MU

提问环节心理学空间a \#m2u3Gk ph\!C }

z*JL0[%y K0问:我的亲属患了癌症,尽管术后恢复很好,但整个家庭时刻笼罩在死亡恐惧中。得了癌症的妈妈跟孩子说,你们不要担心我,但孩子却想要照顾她。我的问题是,作为亲属,我们可以做什么呢?心理学空间 t&tW2U+RjX H)X!c

心理学空间|i(j_ ~~7r.q1P

答:如果他们不能谈论病人的情况,不能谈论遭受疾病的病人有多痛苦,也不能谈论丧失这个病人后有多痛苦,那他们会有一些行动,这个行为可能更具破坏性。心理学空间/H W0IB6z `

心理学空间'S)Jh7WzrE

我们能做的事情,第一个是说出来,第二个是去谈论,跟其他人分享痛苦的感受。心理学空间4v,NNW9b1NP?

U;o8mI4omp0如果和其他人没办法谈论这部分感受,那她可能就要去见咨询师。心理学空间B-M)k%t$D,^:Q

心理学空间+X0j5|;EjRg

相比找咨询师,与亲人谈论是个既省时又省钱的方式。
"R Au-A'mF~S0心理学空间 casD{,y7z

*vk-KwOxZ v0心理学空间 Ce d;sH/e

心理学空间a~r@~7E8G

问:我有一个男性病人,在青春期跟父亲关系很冲突。他目睹父亲在自己眼前离世,一周年祭时惊恐发作,频率越来越高。

R(]PK%Jx Q0心理学空间jJVhLJ0]

他沉浸在对自己的症状或者身体的关注上,我们工作很困难。我的问题是,如何理解病人的症状,以及如何完成修复?心理学空间Ka+?x0}X7E {n(z

心理学空间PyIgd4k? ]q

答:我可能会以一种比较疯狂的方式去跟他谈。我会告诉他,你好像在用你的症状跟你的父亲保持联系,你怎么样看?

2Z sb:AH&R0心理学空间 Y4d"BY_

我说疯狂的原因是,要让病人知道,他有拒绝你这样想法的自由。

fX k1|}0心理学空间~~ sNZ @}Y

我有回答到你的问题吗?心理学空间Q \Ajw9ui)?

7bxGmf1w;u.V}-J0继续问:他起初认为是鬼上身。后来慢慢接受,他在用这种方式纪念父亲,跟父亲亲近。在我诠释的那一刻,他很抗拒。心理学空间 j5rfk`$Z r?

K!@O/V-VYQ{0继续答:即便他拒绝这个想法,也在利用这个想法。

2C2f"Q`B8r:b0心理学空间x&qZ b Y4EN

在治疗中,我们要允许病人拒绝你提出的任何一种想法。他实际上可能听进去了,也可能对行为方式有一些影响,或者改变了自己的某些想法。心理学空间.i"SMlRL&Z

心理学空间5j0ky)n\]J cs

就是你不必跟病人说你是对的,你要允许病人质疑你。
'~iP+O7H0
Ug I$C;R\q0心理学空间R ` X[/]&Ue*d
心理学空间*~A-[)r bS#L

9z{N7T!{D Yu0问:我有一个37岁的男性病人,惊恐发作。他父亲是政府官员,很胖,喝酒特别厉害。他总担心父亲死掉,也担心母亲死掉。如果父亲活到70岁,他就觉得非常好了。面对这样的病人,怎么进行工作?心理学空间Usb*v ^#D4i'Pd2ZG:u;S

(l t#I1_7`Pi&t(M0答:他的父母或许可以活到70岁。他如此害怕失去父亲,有两方面原因。一方面是他非常依赖父母,觉得没有父母活不了;另一个方面是他对父母有愤怒,希望亲手杀掉他们。心理学空间1q5lCG B

&b7tS0Uo%l;W f:vSD0最糟糕的情况是,这两种情况都有。就是非常依赖他们,又足以杀掉他们。心理学空间)b(G7~#Q3j

kX7ZW`0E6s jj l0你把这两点讲给他,让他感受到有人在理解他、帮助他,他不是孤单的。心理学空间\ao}'}7J C ]
心理学空间o,ywS BF

)wqF U|;[ T0

1Tn"G/N%m0心理学空间,ZgG p`+V4O)}v

问:我有一个同行,是48岁的女性,父亲去世了25年。这25年中,每当有机会表达,她就表现出歇斯底里、哭天抢地的状态。心理学空间`@7pd.yP9b$O#c

'I Q1w'ND^N0我想问,她不断表达是不是一种内在否认?对于这种来访者,如何进行工作?心理学空间eo#Fi7Z&x k&XL

r X [(d.A0答:第一要跟她谈论她的爸爸;第二要跟同样想念她爸爸的人去谈论这个事情,让她能够表达自己的情绪,这样情绪才可以被正常化、合理化。心理学空间!uS9uHS'`1n

心理学空间S@"b[F

要小心,对于完全不想接受的人,不要跟她进行讨论。你说任何事情,做任何的解释都没有用。
P6xJA-a'x0
\0XrK+|O]:@M!Oq0
*gwd)d1Ez0

?K P\ T-QR0心理学空间B bZ\%z#\:O(sYj/]h

问:我知道,农村有些哀悼仪式是逢年过节不停进行。说白了,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。如果哀悼结束不了,我们该怎么理解它?怎么应对?心理学空间N'qi J o8Vg

*I@ w`;W9Y }g4Z0第二个是关于Anna·O。她最后成为“德国社工之母”,这是让我非常意外的结局。我想问,这个和讲述与叙事有什么样的关系?

0C\Dn@+@-^0心理学空间h%X3^$Dtm

答:实际上,哀悼的过程永远不会结束。

Bcq1e%xfcW0心理学空间'y8mEk]d{]$k

丧失是双重的。首先,我们失去了这个实体,这个人确实不在了;其次,我们也丧失了和这个人产生联结的那部分自我。比如,当一个妻子失去丈夫,她就失去了妻子的身份。

\M.nx+r0f0心理学空间 u] oMFi0e

Anna·O说,自己疗愈的方式是表达。心理学空间 k-S7XX%C y

心理学空间ADd8a$Z Vxi6`

这个想法非常强大。弗洛伊德花了一生时间探索她所说的这句话,实际上,这个表达就是谈话疗法,或者精神分析。心理学空间 N ~.|*ihp

心理学空间oi1Mp_!q i

她有能力让自己觉得有趣,获得乐趣是有帮助的。心理学空间z;XN;}7v&A+Vq

心理学空间 x`|@iZy@} F+`

最重要的是,她能够亲近一些人,能够进行表达,这帮助她与其他人建立联结,进而代替丧失的那部分联结。心理学空间^oLT]a

心理学空间(D2R s3A2zkb N v/J

我们所做的事情,就是帮助病人表达自己的感受。让她知道,她在表达感受时并不是孤单的,有人在跟她一起去见证这个过程,这就是哀悼。
+HFIA:DQ s|/e0
6E?3~n;h3W9rm0心理学空间4z2W,F%QE~4xsnf0q

n0^ gU0Vg:^3Hx0

R0OrZF7G0问:我有一位女性来访者,谈到家里老人去世时,忽然想到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。就是她在没有做好结婚准备时,堕胎了一次。

!c };T }NZ:r0心理学空间)L)A*y'Vkn9DO8O

这让她泛起深深的悔恨。这种感受很痛苦,但她又拒绝谈论。我们在这个地方卡住了很久。我想问,这种情况怎么继续?

vQ!\ } F j0心理学空间 `6C$j)YJi'p2qM"];U!w

答:对于堕胎的女性来讲,这是非常常见的反应,即不能接受自己杀死了自己的孩子。

U+hdB&fMC&T aY0

+n,zA7s-aQ0跟她们谈论的时候,我们可以说这只是胚胎,并不是你的孩子。心理学空间)?(p M&K$br

"G'NDll~0胚胎未来会发展成一个孩子,就像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。但种子不是大树,这个胚胎也不是你的孩子。心理学空间:H|^t o/T

m A]1Dy8y aD2V4Jc0当这个老人离世的时候,激活或者唤醒了她对于自己孩子的原初内疚。心理学空间4\M8p5CZ:c j7JRF

心理学空间%Fu[_-\6s^2^ ^?CR

对死去的人感到愤怒,是因为他们唤醒了我们原初的内疚,给我们带来很多痛苦。
!k4k%cr~!w v|S0心理学空间e"N&o(W{ M.W#CI\L9b

W%~uR*J;B!X0心理学空间:G z L DV,AM3k@

心理学空间0JZ9n;_3o)e

问:因为计划生育,堕胎在中国是普遍的问题。这是中国女性的一个集体伤,或者文化创伤。作为一个女人,我们能做些什么?心理学空间9X#b}&N*nR*W

心理学空间1}g"f2\)P1Vy TA

答:可以做三种事情。第一谈论这件事情,让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;第二在代际间去讨论,让这个消息一直传递下去;第三是珍视现在的女孩儿,让她们成为很强大的女人。
*^U7J8uZ G0
sN!S[e0
F/J9c|-p;gayZ$e0

uxH$S1D%~ x!m~-B0

~9hcB)Q1UaY w.[0问:阿琳老师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人,我很想知道怎么能如此强大?

'fTp0G9B%Bt|{-j U'b0心理学空间9@"B r8HM/qkr{

答:总结来说有两方面。心理学空间zU f"u&c6D9e

心理学空间(h&fuTc

第一,我们要被珍视,就是当你来到这个世界时,感受到是被欢迎、被期待的。

"}8Bi*s&\7_}L0心理学空间 Ce!hk5dwI

第二,对于孩子的成长历程,不要给予过多保护。让她可以走出去,去尽情玩耍,去跟其他人竞争,然后变得足够强大。

$s!UIG6`r*\0

v8s&Vl*{T5}2}1q4L0今天提到的三个案例,我们可以看出相似的情况。就是其中一人死亡,周围世界变得糟糕。

p a%la%[Sm0心理学空间/m {)S Ux Ey6`

我在中国也发现这样的情况。一个人跟其他人表达,其他人跟更多的人表达,然后个体会被群体产生的情绪所影响,这是中国的一种模式。心理学空间0R D_sF&Ek

jJ"vvC~z]{ }G0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,就是以演讲的方式纪念缪医生。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,我们都在表达,都在哀悼。

M8F(]"`B7PcB0www.dianecostigan.com心理学空间网
TAG: 中美班
«中美班晨间演讲|Carla Leone:现代自体心理学下的夫妻治疗 精神分析实操技能
《精神分析实操技能》
中美班晚间演讲《21世纪的合作、区域性公共产品及可持续发展》Louis W. Goodman»
延伸阅读· · · · · ·

澳门巴黎人娱乐官网